第一文学城

【高傲女大生】(01

第一文学城 2022-09-29 03:03 出处:网络 作者:woshuang
                第一章   九月下旬的一个周末的夜晚,「砰」地一声,北师大女生宿舍429房间的门


                第一章

  九月下旬的一个周末的夜晚,「砰」地一声,北师大女生宿舍429房间的门
被撞开了,一位脸色苍白的年青女大学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仔细看
去,女孩儿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乱的披肩长发上沾着露水似的东西和草叶,
真丝短袖衫的两个扣子都系错了,隐约看去,女孩儿的领口处还斑斑驳驳地有些
湿粘的斑痕。

  「张怡,你不是说去参加什么『培训班』了吗?回来得这么早啊?」

  宿舍里正在叽叽喳喳聊流行服装的三个女大学生见状都向进来的女孩儿发问
道。

  「没﹍﹍没什么﹍﹍」那位叫张怡的少女用手下意识地遮掩着面颊喃喃地回
答,然后慌慌张张地走向自己的床铺,拿起几件洗漱用具和衣物塞进脸盆,接着
又转身快步走出了房间。

  「嘿,她怎么回事儿?慌慌张张的?」

  房间里的一个女生低声问道。

  「是有些奇怪呀!她平时不是挺傲的吗,走起路来仰着头,今天怎么垂头丧
气的样子啊?」

  另一个黑瘦的女生也发问道。

  「哼!这骚货可能没干什么好事!你们没瞧见她的屁股蛋子上还蹭着一块泥
吗?浑身还有一股骚味呢!肯定是跟野小子钻树林去了!哈哈!」

  其中那个胖胖的肥妞儿悻悻地说道。

  「嘻嘻﹍哈哈﹍」几个女生都嘻笑起来。

  那个黑瘦的女生又问道:「不过没听说张怡搞对象了,这家伙平时不是声称
没有一个北师大的男生够她的尺子吗?连艺术团的那个篮球王子不是都没有追成
她吗?」

  「她的『尺子』『大』啊?」

  那个胖丫儿十分不屑地一撇嘴,接着说,「没准儿,这骚货刚被男的强奸了!
你们没听说南湖边发生强奸案的事儿啊,看她平时那个骚劲,说不准就让哪个小
流氓给骑上了,看以后谁还要她!哈哈!」

  「嘻嘻,大姐你说话真够损的啊。」

  那个女生细细地说道,「不过,看张怡的脸色真是不好啊,头发上也脏脏的,
不知道是怎么搞的。」

  「﹍﹍﹍﹍」几个女生嘁嘁喳喳地把话题转到了那个叫张怡的女生身上。

  女生楼黑黑的水房里,一个身材修长的少女正在角落里发疯了似的洗漱着,
少女身上的衣服已经脱光,揉成一团扔在墙角,白皙滑腻的裸体在暗暗的水房里
泛着亮亮的白光,只见她不停地端起脸盆「哗哗」地从头到脚地冲洗着冷水,中
间又不停地在牙刷上挤满牙膏使劲地在嘴里刷着!少女身边的水花四溅,令水房
里也在洗漱的其它几个女生都不满地侧目而视,嘟囔着抗议道:「你有病啊!要
冲凉去澡堂子冲去!」

  有的还低低地骂着:「真是发骚也不看看地方!」

  那个少女此时根本理会不到这些,在「哗哗」的水幕下,少女的泪水也不停
地倾泻下来。这位裸体冲洗的女大学生就是「张怡」,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寻常
的事情呢?

  原来,这个周末张怡是去参加校外一个「礼仪形体训练班」的,为就要到来
的北师大第五届「礼仪小姐决赛」做准备。

  她今年刚刚19岁,作为舞蹈系二年级的学生,张怡有着十分出众的身材和容
貌,她的身段高挑,大腿颀长,有着1.72米/50公斤的标准模特身材,圆润柔和
的脸型,挺直而小巧的鼻梁,淡淡地斜挑在一缕蓬蓬松松的刘海下的眉毛;一对
在洁白的牙齿衬托下更显娇艳诱人的红唇,一双清澈透明让人几乎不敢正视的眸
子,还有那一头流光闪动的锔成流行的「Highlight」栗色的披肩发,加上她那
发育完美的袅娜的丰臀,以及高耸饱满的乳峰,张怡的浑身上下都闪动着诱人的
美丽,让人情不自禁的产生出一种九天仙子染足凡尘的感觉;那种超凡出世的惊
艳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一瞬间颠倒迷醉,更使得同龄的女孩子们个个羡
慕嫉妒不已。

  来自杭州的张怡平时性格确实比较高傲,秀美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
令男人感到一种不容亲近的意味,很多条件优秀的男生甚至留校男教师向她发起
过进攻,但是张怡都对之惋拒。

  作为19岁正值妙龄的美貌少女,张怡不屑于这么早地堕入恋爱的漩涡,妈妈
从女儿姿色初绽的时候起就曾告诫她要好好地保持自己的身价,张怡现在已经是
很有经验的了,这也是她由于自己的美丽而产生出的信心,天生丽质的妙龄女孩
儿们有哪一个不曾高傲呢?更何况她从一年前刚刚入学时起就一直被师大的男生
们评为「系花」,而且在刚刚举行的北师大第五届「礼仪小姐」选拔赛中又一举
进入前十名入围!她吸引了校内众多追求者的心,但是这个如公主般高傲的女孩
却眼界极高,谁都看不上眼,这更使得那些同龄女生们十分地嫉妒甚至怨恨,就
象前头那几个议论她的室友们,所以,张怡的女同学关系并不行融洽,她大多数
时间里都是独来独往的。

  然而,在这个周末的夜晚,不幸降临到了张怡的头上——刚才同寝室的那个
胖丫儿猜的没错,年青貌美的女大学生张怡被人「强奸」了!!就在今晚她从
「礼仪形体训练班」上返校归来的路上,在「南湖」边时,三个号称「校园骑马
帮」流氓团伙的地痞围上了她。

  张怡今天是提早离开那个培训班的,原因是那个所谓「舞蹈教练」今天对她
加大了「动作」。

  以前那个精瘦的家伙的手脚就不老实,不是借教练之机摸索张怡的美臀,就
是用胳膊触碰女孩儿的酥胸,非常讨厌。

  张怡每次都及时地躲开身子,避免他的性骚扰,但是今晚这家伙竟然欲火升
腾,把身穿紧身练功服的张怡安排在后排练舞,然后几次对她性骚扰,有一次这
家伙假借纠正动作时机,摸到在张怡的背后,竟然把小腹紧贴在了女大学生的臀
后,胯下那根直直挺硬的阳具就硬撑撑地触进了张怡的臀沟里!

  「这不是耍流氓嘛!」

  高傲美丽的张怡实在无法忍受了,她回手给了那家伙一个耳光,然后简单收
拾好自己的物品,跑出了训练班的大门。

  张怡下了班车走进北师大的校门时,天色已经暗淡下来,皎洁的月亮在天边
垂挂,清爽的晚风拂面而来,一下子令女孩儿的烦恼减轻了不少,她深深地呼吸
了几下带有青草芳香空气,然后放慢脚步向前走去。

  北师大的南墙外,是一处不小的人工湖泊,杨柳垂堤,片片蛙鸣,风景甚佳,
是恋人们谈情说爱的好去处。

  到湖边从校门出去要绕个极大的弯子,学生们便在公园这处围墙上开了一个
大口子,这样穿出去便是湖畔,很是方便,所以北师大甚至还有临校的大学生们,
都成双成对地跑到这里来卿卿我我。

  只是后来,湖边不时传来有女学生被强奸的消息,甚至有两人被奸后在湖里
溺死,亦不知是被杀还是自杀,校方便将这洞堵上。

  然而这湖泊对学生小情侣们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没多久,便又被人给开出
一个洞来。

  直到前不久又传来有女生被强奸的消息,最近才没人再敢晚间跑去「谈恋爱」
了。

  此时,张怡正走向湖畔,女孩儿贪婪地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心意自由地漫步
在通向湖畔的林间小径。

  「呀,今天湖边的人怎么这么少啊?」

  张怡正在纳闷,忽然身后「哗啦」一声响,被人从后紧紧抱住,心中一惊,
叫道:「谁……」刚说出一字,被捂住了嘴。

  女大学生的脑海里一下子闪过湖边不时传出的强奸事件来,不禁大惊失色,
便欲挣扎,身后那人猛地身子向下一压,少女的腿一软,「扑通」一声与身后的
那人一起倒在地上。

  张怡刚一倒地,身后那人的身子便一下子翻上来,死死地压在她身上,让她
动弹不得,同时一只蛮力的粗手紧紧扣在了她的嘴上。

  张怡此时已看清,身上压着这人是个小个子的年青男子,剃着个平头,脸被
着月光,看不清容貌怎样。

  那人一边身子四肢顶住张怡手脚,一边淫笑道:「嘿嘿嘿,小美人,别动了,
再动也跑不出我手掌心!」

  张怡又惊又怕,拼命挣扎着,几次差点便脱出那人的掌握,但终究挨不过那
人力大,被牢牢的压制住。

  那人道:「嘿嘿,瞧不出小马子还挺烈,老子就爱玩儿这样的马子,够味,
动啊?动啊?等会儿看哥几个不玩死你,嘿嘿……」

  张怡大惊,心想:怎么还有几个?惊吓之下,愤起余力,挣得愈加凶了。

  两人正纠缠着,不远处传来一人话声:「喂,老三,逮着靓马子了?」

  那叫老三的一边压制张怡,一边气喘吁吁的道:「他妈的这小妞挺难弄,老
子一人不行,看什么热闹!还不来帮忙!」

  那人道:「呵呵,你平时不是总吹自己能力超强么?怎么这当儿不行了?男
人可不能说不行啊!」

  老三骂道:「老二,他妈的谁不行了?等会看你小子先不行还是老子先不行!
他妈的,还动!再动惹恼了老子做了你!」

  后一句却是恼羞成怒之下对张怡嚷的。

  只是在这紧要关头,张怡哪还听得着他叫些什么,脑子里早已是吓得一片空
白,只是本能愤力挣扎着。

  那老二从一树后转了出来,走到老三身后,一探头,道:「我肏!这小马子
够靓啊,够劲!哈哈,等会有得乐了,干的时候也这样有劲才好!」

  老三骂道:「他妈的你小子到是帮忙啊,你他妈的再看戏,老子和你急!」

  那老二嘿嘿笑道:「哟,老三你别急啊,就来就来,一会让你放第一炮还不
行吗?」

  说着,蹲下身来,将张怡压住,拿出一卷绳,丢给老三,道:「老三,你逮
住的,你来捆!」

  说罢,又拿出一块不知什么布团,塞在女大学生张怡的嘴里,并将女孩儿硬
翻过来,双手背在了背后。

  那老三腾出手来,把女大学生的双手捆得死死的。

  老三站起身来,气喘吁吁的道:「他妈的这么难弄的小妞到是第一次碰到!
一会儿得多弄起下补回来才行!」

  骂骂咧咧的和那老二架起无助的女大学生往黑暗处走去。

  两人将张怡硬架着拖到一个四面灌木紧紧围起处,往地上一丢,那里还有一
个高个子流氓嘴里叼着烟卷等着。

  平日里高傲得很的张怡此时已经高傲不得了,她的双手都被反捆住,嘴里也
被塞着一个布团,只能不时地发出「唔唔」的声音。

  「完了!」张怡一下子明白自己已经落入了流氓们的手中,眼中泪水哗哗的
狂涌了出来。

  聪明的女孩儿知道如果没人来救,自己无论如何也难逃三个流氓的手心,必
遭侮辱,心里又悔又怕,就挣扎着努力站起身子,欲夺路而逃。

  张怡刚迈出一步,便被流氓从身后抱住,推倒在地。老三道:「小美人,想
跑吗,等哥几个爽完了,让你跑,也跑不动了!来,先亲一个!」

  说着一张臭哄哄的嘴便往张怡嘴上吻来。张怡秀首狂摆,极力躲避流氓的臭
嘴,但还是无法挣脱地被那个流氓啃上了俏丽的脸蛋儿和湿润的嘴唇。

  老二伸手拉住老三,笑道:「老三,别猴急猴急的,忘了规矩了,我们逮着
的靓马子都得老大先骑的!」

  「可,她是我逮着的﹍﹍」老三刚一嘟囔,就「啪」地挨了一个嘴巴!眼见
靓丽出众的美张怡,那站在一旁的高瘦的老大早就看得血液上涌直欲喷鼻而出,
哪儿能不先下手呢!「滚一边去!」老大冲老三吼了一嗓子,然后,急哄哄地便
扑向哭泣着的张怡。

  张怡拼命扭动着,不让那老大靠上自己的身体。「决不能让流氓侮辱自己!」

  张怡不知哪儿涌起一股力量,挣得更加凶了。心里盼望着有人能往这边来,
听到撕打声,赶跑这几个流氓,救了自己。张怡虽知这十分渺茫,但她不想放弃
最后一丝努力,能多撑一刻是一刻,哪怕是不能幸免于难,她也要拼完最后一点
力量。

  两人在地上翻滚着,纠缠中那老大忽然「啊」的叫了起来。原来张怡在撕打
中膝盖在他胸口重重的顶了一下,疼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望风的老二和老三,
听到动静,都捂着嘴巴偷笑起来。

  那老大听到同伙的笑声,恼羞成怒,扬手「啪啪啪」连打张怡几个耳光,骂
道:「臭婊子!再挣老子宰了你!一会捅烂你个骚屄!」

  年青的张怡被打得头「嗡嗡」的响,昏昏沉沉,几欲晕去。

  那老大边骂边「嘶」的一声,将张怡的领口扯了开来。

  而张怡的目光有些迟滞了,暂时停止了挣扎,显然是被打得人迷糊了起来。

  那老大骑在女孩儿的身上,看着眼前的胜景,拍了拍张怡漂亮的脸蛋儿,狞
笑道:「挣啊,再挣啊!你这臊屄他妈的就是贱!非得老子打你才爽!」

  接着双手扯住张怡胸罩肩带一下子扯开了女孩儿的衬衫,张怡的上衣一下子
被扒掉在腰际,顿时那两只骄傲挺立的乳房就象两只小兔子一样跳动而出,紧接
着就被老大的两只黑手一把揪住使劲地揉捏起来!

  「老大,兄弟也来帮你!」

  眼见老大胯下的绝色美女开始春光外泄,老二和老三终于忍耐不住性欲的刺
激,麻利地奔向被老大骑住的张怡,一人抓住女孩儿的一条大腿,猴急地脱掉她
的丝袜和皮凉鞋,然后撕开她腰间的裤带,「唰」地扒掉了张怡的牛仔裤!美张
怡被老大牢牢地骑在胯下,上身动弹不得,下身又被流氓扒掉了裤子,两条修长
滑腻的大腿顿时向空中乱蹬乱踢起来,试图阻止几个流氓进一步的行动,被堵住
的嘴里发出的「唔唔」的痛苦的呻吟声。

  「啪啪!肏你个臊屄的,又来臊劲了不是?!找打啊!」

  张怡的脸上又被老大揍了两个大耳光,「你她妈屄的,不扒光你的衣服怎么
肏你臊屄啊!哈哈!」

  在流氓们的淫笑声中,老二和老三已经麻利地捉住了张怡的两只精美的小脚
丫儿,将她的大腿分开死死地按在草地上,两只肮脏的黑手同时抓向了张怡隐秘
的小腹部,就听「嘶啦」一声,张怡腰际那薄薄的三角裤衩已经被撕碎,还未经
人事的处女圣洁的下体暴露无遗,一下子裸现在皎洁的月光下!!

  2「我肏!骚!骚!」

  面对张怡那春光乍现的勾魂儿「宝贝」,老二和老三四只贼眼顿时冒出了绿
光,四只脏手急切地摸上了张怡光滑的下腹部,无情地薅住了女孩儿那两瓣儿隆
起的大阴唇和那一片绒绒的黑色的草丛!!

  骑在张怡腹部正在玩弄女孩儿两只乳房的老大感觉不对劲了,这么靓的嫩马
子的屄不能让他们先上手啊!他一蹁腿从「呜呜」哭啼着的张怡的身上下来,然
后伸手薅住了女孩儿的披肩发,将下身已经一丝不挂的女孩儿从草地上拖起来掩
在身后,对老二老三骂道:「肏,你们急什么!?大哥还没骑她的大屁股呢!你
俩给我等着!」

  这三个流氓都是流氓成性的家伙,他们已经在南湖这里轮奸猥亵了十来个妙
龄女生,那两个被奸杀的张怡也是他们几个干的。

  他们逮着的女孩儿姿色都是容貌不错的年轻姑娘,每次都是由老大首先骑上
美臀就地奸污后,才轮到老二老三他们「挥枪上马」,发泄兽欲。

  然而,今晚被他们逮住的张怡的美貌,确实不是一般的青春女孩儿所能比拟
的,也是这几个流氓从来没有「品尝」过的,光是张怡那1米72的模特身材,摇
曳生姿的性感美臀,就已经是几个家伙平日里可望不可及的了!今天老天让他们
艳福无边,竟然逮到了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绝色美女,而且这美女还已经被他们
扒光了衣裤,几乎一丝不挂地站在那里,他们每一个人还怎么能等待得了呢?!

  老三不满地开始嘟囔了:「大哥,每次骑马子都是你优先,今天要不是我,
我们谁也骑不上这么靓的屄不是?大哥今天您就先别吃独食了,让兄弟们也尝尝
鲜好不?」

  那个老二也跟着嚷嚷起来:「是啊,大哥,这马子这么靓,今天我们三兄弟
就别分先后不成?」

  眼见两个兄弟要急眼,那个老大右手薅着被捆绑着的张怡的头发,心里也不
自在起来,以前一起轮奸学生妹,不管谁逮住的,还真是每次都是他第一个骑上
那些马子的大屁股「开苞」,两个兄弟放风的。

  可是这次老三逮的这个屄真是太靓了,自己要是不先骑上,那一辈子可能都
没有机会再逮着同样的了!可怎么办呢?老大真是心里犯难,他使劲扯住张怡的
长发,把呜咽着的张怡拖到中间,对两个兄弟说道:「你们小子就不能等等啊,
这马子就一个大屁股,你说我们怎么一起骑?!」

  说完,一脚踹在女孩儿的膝窝里,把张怡踢跪在地。

  「大哥,你别急。让我想想﹍﹍」那个老二色迷迷地围着跪在草地上的张怡
转了一圈,他捏了捏张怡那被破布塞住嘴的面颊,然后他走到张怡的背后,两只
脏手在张怡那白嫩光滑的脊背上摸索着,接着就见那小子伸手绕过张怡的背后,
一下子揪住了少女胸前那两只高耸的奶子,一上一下地揪扯起来!

  「我肏,你小子耍大哥啊!」

  老大见状就要去拉开那正在过手瘾的老二。

  「大哥,您别急,我们先查查这逼是不是个雏儿!」

  老二急忙缩回手,对老大讪笑起来。接着,这小子一脚「啪」踢在了张怡那
勾魂儿的光腚上,把女孩踢得一下子上身俯卧在了草地上,这样张怡那骄傲迷人
的丰臀就一下子蹶了起来!还没容张怡挣扎,那老二就扬起右手,照定张怡那雪
白雪白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啪」地就是几个大「腚光」,这刺激的肉体拍击声在
小树林里分外清脆!

  张怡长到十九岁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狠狠地抽「腚光」,白嫩的
两瓣儿臀肉上顿时显现出清晰的男人掌印,柔弱的女孩儿不禁扭动着衣衫衣衫褴
缕的上身,嘴里呜呜咽咽的声音更大起来。

  老二又「咣」的一拳砸在了张怡纤细可人的腰身上:「肏!你他妈的把臭屁
股给老子打开!」

  在流氓狠狠的殴打下,高傲的张怡终于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男人「铁拳」,她
下意识地按照流氓的要求分开了大腿根。

  「再把臭屁股蹶高点!」

  老二蹲在张怡的屁股后头,双手使劲地往草地上按压女孩儿的腰肢。

  终于,犹如孔雀开屏一样,北师大「礼仪小姐」、号称「系花」的绝色张怡
头触地跪在地上,织腰沉地,椒乳垂挺,她那勾动无数男学生梦牵魂绕的美臀终
于高高地向空中蹶起,臀沟间那销魂索魄的完美阴户终于彻底无遗漏地为几个流
氓展现出来!

  「我肏!我肏!我肏!!」

  几个小流氓个个血脉贲张,胯下的「机关炮」炮口高昂!

  老二摸出一个手电筒,「唰」地照亮了了张怡的臀沟里:「大哥!您动手查
查她的臭屄?」

  老大早已是按捺不住兽欲,伸出两手就探进了张怡幽幽的臀沟,毫不客气地
扒开了女孩儿那柔嫩的大小阴唇,「检查」起张怡的细腻温热的外生殖器来。

  「操,有膜儿!有膜儿!」

  那老大把食指刚刚抠入张怡的阴道,就立刻兴奋异常地叫了起来!张怡还是
个玉洁冰清的处女,当然有处女膜了。

  几个流氓都哈哈地淫笑起来,同时胯下的阳具翘得更高。

  「我说这马子身上的宝贝够咱哥们儿分的嘛!是不是,老大?」

  他淫笑着把脏手伸进张怡的臀沟里,薅住女孩儿的阴毛得意地对两个流氓说
道说,「『大宝贝』就是她胯裆里的这个『大屁眼儿』!当然是要大哥先开苞了!
不过,这小马子不只是在下身有一个『大屁眼儿』,她脑袋上还有一个『大屁眼
儿』呢,哈哈!」

  说着,老二抽出抠女孩儿阴户的手,放在了张怡圆润迷人的丰臀上使劲地揉
捏,「她还有这个大光腚坨儿,胸脯子上还有两只大奶子,这三样东西都是好玩
的『宝贝』啊,她爹妈养出她这三个『宝贝』来,正好是分给够我们三个兄弟一
起玩的啊!哈哈!」

  「你小子脑瓜够快的!」

  老大、老三都明白了那小子的坏主意,他是要三个人一个玩弄张怡粉嫩的小
嘴,进行「口交」,一个玩弄张怡诱人的两只乳房,剩下那个猥亵张怡那性感的
美臀!这样,他们就可以同时奸污这可怜的美貌张怡了。

  「好啊,那就开始干吧,我要玩她的大屁股!」

  那个老三说着已经脱光了下体,挺动着胯下的「机关炮」冲向了跪蹶在草地
上的赤条条的张怡!「我就先开开她上面的『大屁眼儿』,哈哈!」

  老大也麻利地褪下衣裤,露出了丑陋的阳具!

  「老大,老三,先别急!」

  老二一边脱裤子一边说,「我们得先把这靓马子驯服了,要不然待会儿她大
嚷大叫的,给我们哥们惹麻烦不是!」

  「行行行,你他妈的就别罗嗦了!交给老子就是了!」

  老大说话间已经冲到了张怡的面前,一看老三已经贴在张怡的臀后骑上了张
怡的屁股,那小子胯骨急急地挺动着,试图将勃起的鸡巴捅进张怡那未经人事的
阴道!老大一看急了眼,他双手薅住张怡的头发,猛地把女孩儿向前拉动,使得
女孩的高蹶的美臀一下子脱离了老三的胯下!「肏!不行!老三这小子想肏屄!
不行!说好了现在谁都不肏屄的!我要搞这靓马子的大屁股!」

  「告诉你们都别急了嘛!」

  老二此时下体已经是赤条条的,一根粗黑的阴茎挺立在胯间,他急切地对两
个同伙叫道,「老三,你先别着急骑她的屁股!一会儿有的是机会让你骑个够的!
老大,你也别急着肏她屄嘴,我不是说了嘛,要先把她驯服了,摆好姿势再上她
才舒服!」

  说着,他上前分开了正在争执的两个同伙。「肏,你说怎么办吧!」

  老大拉着老三光着腚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看我的吧!」老二奔到了草地
上等张怡身畔。

  此时张怡初遭老三生殖器的侵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儿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几乎晕了过去,她被老大狠命地薅住头发往前拽,屁股一脱离老三的下体,女孩
儿整个身体就被拉趴在地,「呼呼」地喘息着,她的两只手被反绑在背后,两只
白嫩嫩的奶子变形地贴在湿凉的草地上,显得十分异样的性感,而她那更加性感
的光溜溜的臀部更是突现在月光下,微张得臀沟间女孩儿那隐秘的外生殖器更是
散发着神秘的性感气息!

  这时,老二恶狠狠地薅起了张怡的秀发,强迫她跪在草地上,老三那小子见
状马上贴身在她身后,两手猥亵地抠摸着张怡光滑的大腿和臀沟。老二凶恶地对
张怡说:「听着,小臊屄!今天你撞到了我们哥们儿的枪口上,算你倒霉!一会
儿你要是敢不老实,看我不把你给宰了喂南湖的王八!」

  说着,他摸索出一把长长的有棱角的军刺,明晃晃地横在了张怡两只乳房的
下面!

  十九岁的张怡哪里见过这阵势,两只乳房下传来的冷冰冰的杀气,把小女孩
儿吓得魂飞魄散,秀发披散的头不住地颤动着,也不知道她是在不住地摇头还是
点头,此时如果嘴不是被东西堵着,一定可以听到她的上下牙齿的打颤声!老二
得意地「嘿嘿」淫笑起来,他知道眼下这如花似玉的张怡已经百分之七八十被吓
住了,一会儿手头再给她加点码儿,这女孩儿的大屁股就可以任他们恣意忘为地
驰骋了!他伸出手扯掉了堵张怡嘴的东西,哇噻,竟然是一条不知道是哪里弄来
的臭三角裤衩,上面除了张怡的口水外,还有着粘糊糊的血污!

  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了,张怡的小嘴已经被塞了好久,上下颚生疼,张怡嘴
里失去了束缚,眼泪流淌,羞辱地「哇哇」哭出声来!「我肏你妈的!敢哭!啪
啪!」

  那老二辣手摧花,哪有什么怜香惜玉的念头,照定张怡的脸蛋儿就是两个大
嘴巴子,硬生生地把女孩子的哭声打了回去!他左手攥住张怡右边的那只乳房,
右手拿起军刺就触在了上面!「再哭我他妈的就让你象被我们扔进南湖的那两个
臊屄一样!先把你的这个小奶子拉下来!!」

  说着左手一使劲,把张怡娇嫩的乳房捏得变了形!

  一丝不挂的张怡痛苦地嘶叫了一声,精神上的恐惧和肉体上的痛苦,使得少
女不敢再大声哭啼,只是丰满的胸脯不住地起伏着,喉咙里发出呜咽的悲鸣,连
小便也失禁了!「哈哈,你们瞧,这马子被吓出尿来了!」

  那老三一直在玩弄张怡的下体,正在亵玩女孩大阴唇的手被一股暖暖的尿液
淋过!「哈哈哈哈」三个流氓都发出一阵淫笑!「老三,把这马子的手解开吧!」

  那老二松开张怡的乳房,端起张怡娇美的脸颊,淫笑着发问道:「告诉大哥,
搞过对象没有?」

  张怡不敢再动,惊恐地摇了摇头。

  老大伸手扯住了张怡的秀发:「哈哈,这么骚的屄还没有被爷们骑过,那可
太可惜了!待会儿大爷骑上你的大屁股就知道了!要是敢骗大爷!肏,我先划烂
你的脸蛋儿!」

  老三已经解开了绳子,张怡急忙把被勒出血印的双手挡在裸露的胸前,哭叽
叽地哀求道:「别别,几位大哥,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包里有Call机,还有几
百块钱,你们都拿去好了,千万别伤害我啊!」

  「哈哈,」老大嘲弄地笑道,「你个傻屄!Call机、钱,我们都要,你身上
的几个『宝贝』也跑不掉!一会儿你要是给我们侍候舒服了,哈哈,」他猥亵地
挥手拍击着张怡高耸的两只乳房,抽了两个「奶光」,「那我们爷们就放了你!
要不然,你就等着南湖喂鱼吧!」

  「老大!这靓马子是杭州的,刚十九岁!」

  老三此时已经从张怡的皮包里翻出了学生证,兴奋地嚷嚷着。

  「哈哈,原来是杭州美女啊,怪不得大屁股这么骚!我们哥们儿真有艳福啊!」

  几个流氓淫秽「啪啪」拍打着张怡的屁股蛋子,淫笑起来。

  「行了,老大,我们找个宽敞的地儿一起上她吧!」

  说着,几个流氓提着裤子,薅头发的薅头发,拍屁股的拍屁股,推推搡搡地
把张怡拖到了不远处湖边的一垛残旧的堤岸处。张怡被几个流氓胁迫着,身上几
乎一丝不挂,白皙的裸体在明亮的月光下十分性感,而三个流氓则是个个赤裸着
下体,胯下「长枪」耸立,整个情景绝象是林间野蛮的原始人在亵玩着娇艳的白
雪公主!!

  「老大,你坐台阶上,还是开这马子上面的『大屁眼儿』,」老二安排着,
「放心,这回让这屄跪直了伺候我们,老三个儿矮,就让他站着玩儿马子的大屁
股好了,他的鸡巴再长也插不进那臊屄里的啊!哈哈!」

  「您放心,老大,我这次决不肏她臊屄,顶多捅捅她的臭屁眼!」

  老三欢快地把惊恐的张怡扯到了矮垛子下,然后一脚踹在女孩的膝窝里,把
她踹跪在地上,老三顺势栖身到女孩儿的背后,半蹲半站地不顾女孩儿的挣扎,
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臀,「倏」地一下,这家伙胯下勃起的阴茎已经牢牢地触进
了女孩儿的臀沟里,整个形成了一个「臀后」性交的姿势!这小子的个子只有1
米65,正适合与有着高挑模特身材的张怡进行「臀交」。

  老大也坐在了土垛上,两手薅住张怡的秀发,将粗黑的阴茎触在了女孩儿娇
美的脸蛋儿上,恶狠狠地命令道:「妈个屄的,张开『大屁眼儿』!」

  可怜的张怡知道流氓动真格的了,她除了几次在公交车上和舞蹈班上被男人
骚扰过外,从来没有真正被男性侵犯过,现在屁股后头被老三的鸡巴触顶着,面
前又正对着流氓腥臭的阳具,心中害怕极了,虽然嘴里不敢大声哭叫,但是还是
倔强地紧闭着诱人的双唇。

  「我肏!你他妈的还不老实啊!大爷叫你张开屄嘴,吞进我的鸡巴!!」

  老大愤怒地吼叫着。

  张怡性感的裸体战栗着,老三已经在她的屁股后头开始了抽插,流氓粗硬的
阳具不停抽插着女孩儿温热滑腻的臀沟和大腿根,热辣辣的龟头不时地触进张怡
的阴唇处撞击!这种非人的淫辱简直令平日里高傲的张怡痛不欲生,难道自己青
春纯洁的身子就这样羞耻地被几个流氓占有了吗,我的白马王子到底在哪儿啊,
快来救救我啊?!「不!」张怡的心中不禁发出了一阵悲鸣,她似乎听不到了那
老大的吼叫,两只光滑的手臂开始抵挡男人那试图插入她嘴里的阳具,同时丰腴
的美臀开始使劲地甩动,极力要把插入自己臀沟的老三的鸡巴甩脱。

  「老二!快把这屄的胳膊拧住,这马子的骚劲又上来了!」

  张怡的手臂无法动弹了,因为已经被老二使劲扭住,那家伙力气使得很大,
几乎把张怡扭脱臼,而自己徒劳地甩动屁股却正好助长了老三的「臀交」,这小
子呼哧带喘地贴在张怡的屁股后头,忘情地在女孩儿滑嫩的臀沟中抽动着阳具,
已经有一百来下了!更可怕的是,张怡感到自己的纤腰被人不断地压低,而流氓
的阴茎触击自己外生殖器的次数则越来越多,那热热的龟头撞入自己阴唇的深度
也随着自己屁股的甩动越来越深,难道,马上,啊?!「张怡的心中一阵惊惧,」
难道,流氓的生殖器马上就要真正插入自己的﹍﹍性交﹍﹍了?!「想到这里,
张怡恐慌万分,一下子停住了臀部的甩动,身体僵直地跪在地上不敢动作了!

  还没等张怡缓过神来,面前被惹得暴怒的老大已经开始发威了!就见这家伙
左手大把地薅起张怡的长发,右手高扬,照定女孩儿的脸蛋儿上,「啪啪啪」地
一阵大耳光子降临了。

  美丽的张怡那长长的秀发飞散着,「啪啪啪」、「啪啪啪」,老大嘴里不停
地骂着张怡「狗屄!贱屄!臭屄!臊屄!」

  一气足足抽了可怜的张怡十个大耳光,!!张怡被打得头「嗡嗡」作响,娇
艳的脸蛋儿上已经现出几道掌印,嘴角都渗出了血丝。

  张怡被流氓打得昏沉沉的,大腿根一紧,死死地夹住了她屁股后头流氓老三
正欲肏屄的鸡巴,同时一股尿又流了出来,热热地浇在了老三那已经亢奋到极点
的龟头上!「啊!啊!不行了!」

  老三在张怡的臀后已经抽插了二百来下了,美貌如花的张怡的勾魂儿美臀已
经使他达到了性高潮,这一股暖尿正好触发了他的最后关头,——他的鸡巴插在
了张怡的臀沟中射精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