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小夫少妻

第一文学城 2023-03-27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人间看客
作者:人间看客 2023年3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3,445 字                  正文

作者:人间看客
2023年3月5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是否首发:是
字数:3,445 字


                 正文

          第三集:初闯江湖第五章双修武学

  月夜的白光透过窗子,落在木床上的纱帘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英俊十
一分」的少年人在对着身下的少女在行那苟且之事。

  少女羞红满面,亵衣已经被扯掉,露出两团圆滚滚的羊脂玉,少年人一手把
玩着一个,满脸快哉,见他低头含蓓蕾,用力吸吮,引得身下少女娇吟不断,直
呼不要。

  可这借用我样貌的淫贼玉蝴蝶又怎会放过嘴边的肥肉呢?他吸得心满意足后,
少女的蓓蕾已经略微红肿,望之如石榴粒般搀人诱嘴。

  玉蝴蝶掰开少女两条雪白的长腿,开始转战少女的神圣之地,他的舌头如毒
蛇般在裹着亵裤的丛林中畅游,那微鼓的玉井受到刺激逐渐涌出泉水,染潮了森
林,浸湿了遮羞亵裤,再经那淫贼玉蝴蝶往敏感处一吸,香香顿时春心四荡,难
以自控的叫出来:「啊……哈少爷……人家受不了了。」

  而此时,被银针刺中穴位的我,无论如何用功就是无法把身体上的银针逼出
来,可能是扎得尺寸太深了,内力所至,最多只是让它轻微颤动。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如果我无法脱困,香香这朵花就要被淫贼采取,而且还
是在自愿的情况下,这个玉蝴蝶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还诡计多端,那些良家妇女主
动投怀送抱真是一点都不稀奇。

  既然不能武力取胜,那就想办法智取,毕竟我是进过高等私塾的人,而且也
算当过半个淫贼(虽然没有成功),所以论诡计,我是不遑多让的。

  这个玉蝴蝶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让女性心甘情愿的给他采夺——不用
强大概就是他的招牌。

  所以,我只要提醒香香,让香香对他产生怀疑,那不就行了吗?我真是个天
才。

  至于该怎么做,我虽然四肢活动受限,口不能言,但是还有一个部位是能动
的,而且上面没有穴位,也没有骨头,只有血管,只要充血就能膨胀,相信不用
说,你也知道那是什么位置。

  所幸那玉蝴蝶故意给我留了条柜门缝,所以我不用废多大劲就能轻松让尘根
抬头,而它一抬头就受到亵裤的束缚,痛感和束缚将巨龙镇压于九幽之下。

  可是为了香香,我不能停。我咬咬牙,用全身内力再次催动那本刀谱心法运
行方法,胯下句龙瞬间暴怒,只听刺啦一声,亵裤竟已撕裂,那条粗铁棒一样的
怒龙直冲云霄,抵在柜门上。

  「咚」。

  柜门因为触碰发出很小的一声,但却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每当我停运心法时,
怒龙就会稍微平息一会,从柜门缩离,可当我再次运气时,怒龙便猛然暴涨,重
新抵在柜门上。

  「咚。」又是一声,而且比方才发出的大了不少,像是黎明前的钟声,敲醒
几乎迷溺于欲望中的香香,她恍惚道:「少爷……等等,那是什么声音?」

  「大概是老鼠吧。」玉蝴蝶却不管这些,他扯下香香的亵裤,伸出手指开始
搅动香香胯间那圣地的平静。

  我仿佛看到希望,马上加快运收功的速度,那尘根在怒龙和潜龙的状态中不
断转换,如此往复,竟奏出了富有节奏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
床上两人的动作随之停下。

  「是敲门声!定是师太回来了!」香香惊慌失色,立马推开玉蝴蝶,手忙脚
乱的穿起衣服。玉蝴蝶遭此变故,竟安静了下来,他坐起身在床边,垂头沉默,
表情难见悲喜。

  「少爷,你快些出去吧!」香香见玉蝴蝶不动,就着急的推了推他,但玉蝴
蝶突然征兆的出手,击中了香香的颈肩,香香顿时失去意识,瘫软在床上。

  「呵……」玉蝴蝶突然冷笑一声。

  就当我以为这厮要打破规矩对香香用强时,只见他拿起剑,缓步朝我走来,
我大惊,胯下兄弟也缩了回去。

  原本他还是阴郁的表情,但当打开柜门,看到我亵裤的破洞后,居然露出惊
喜之色……他,不会真的是个基佬吧?玉蝴蝶沉思了一会,竟将我身上的银针拔
除。

  我重获自由,对他抬手就是一掌,但被他轻松挡下,他掐住我脖子问道:
「小子,我问你。你是如何顶破这亵布的?」

  再怎么说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怎可屈于淫威,便十分有骨气的说道:「我
死也不会说的!」

  「不说我就把它切了。」玉蝴蝶将剑锋置于我股间,一股凉意传来,我大惊
失色,恐后半生性福就此断绝,赶忙交代了刀谱的事,骨气什么的暂且放下先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刀谱?」只听玉蝴蝶在喃喃自语:「据我所知,世间只有一本刀谱具有这
种神奇功效,那就是《御驭心经》上的」御女心刀「。」接着,玉蝴蝶又问我从
何处寻得的刀谱。

  秘籍的来源地是我家,我自然是不能透露实情的,不然引这淫贼去我家闹事
那还得了?于是我就随便编了个谎话,说是在旧书店市场淘的。淫贼玉蝴蝶何其
精明,他知道我没有说实话,但也未继续强迫。

  又听那玉蝴蝶继续说道:「这」御女心刀「也算是世间罕见的双修武学,不
同合欢宗的采补之术,会吸人阳精阴元,害人性命;」御女心刀「修炼时不伤女
体,而」御女「越多,」心刀「越强,可惜仅有刀谱的话,增进缓慢,难有所成……

  「听淫贼所述,真正双修武学其实是很罕见的,由于双修并不是一方为主,
而是两方互对达到的阴阳和谐,增长的不是一个人的功力,而且两个人的功力。

  但名正正派的武学都以「抑欲」和「无欲」为主,对双修是不屑一顾的;而
邪门歪道呢,又以「纵欲」为主,自己爽就得了,强行采补,增强自己功力,谁
管被采补后的「花草」还能不能茁壮成长。

  但他们不知道,双修练功进展极快,练一年相当于普通人十年的努力。因为
食色性也,色欲人皆俱之。没有那飞鸟虫兽们固定的发情时间,人只要饱食便会
思淫,甚至有人一年三百多天,日日云雨,只求那片刻欢愉。所以武功以双修的
形式修炼,速度远非锻体练气的武功可比。

  但是江湖现存的双修武功极少,已知的仅有两种,一是密宗的「欢喜佛」,
但是这种功法很反人道,做而不泄;二就是御女心宗的宗主和其妻所著的《御驭
心经》,而御女心刀正是《御驭心经》的一卷刀法。但是御女心宗覆灭后,《御
驭心经》就彻底失传了。

  「你跟我说那么多干嘛?那本刀谱现在在我的包裹里,你要就拿去呗。」我
满不在乎的说道,反正我早就看过了,拿它能换这个瘟神滚蛋的话,也没什么不
值的。

  玉蝴蝶松开我的脖子,舔了舔唇,意味深长的笑道:「我不要你的秘籍。」

  我见他魅态横生,不由娇躯一震,两手急忙捂胸,失声惊道:「那我也不可
能和你做那断袖之事!」

  玉蝴蝶蹙眉道:「你在胡说什么?我可没有龙阳之好。」听他又道:「我的
武功已经算是江湖一流,如果我不去惹那些少林武当华山这些大门派,天地之间
任我行……而且仅有刀谱,就是一天采她一朵花也枉然,我想让你帮我去名剑山
庄找到《御驭心经》。」

  「哈?名剑山庄?」我懵了,那不是我家吗?不过只有人多的时候才会挂上
那块牌匾,对外一直称是郝家庄。

  但淫贼玉蝴蝶明显并不知道那就是我家,听他继续颔首释道:「不错。当初
御女心宗覆灭,其实很大程度上是名剑山庄所为,听说里面还收集了不少邪门的
武功,我断定那秘籍一定在山庄里头!」

  我有些疑惑,便试探的问道:「你不会易容术吗?武功又厉害,自己潜进去
不就行了?」

  「名剑山庄高手如云,如果易容潜入,那里的看门的家丁,仅靠看你的走路
姿势和听你的呼吸就知道你有几斤几两,是何流派,当初我师兄就是去了名剑山
庄,结果一去不返,大概是死了。」

  「有这么厉害?」那门口我成天出入,几个家丁老靠坐在门栏上抽着水烟闲
聊,几乎没什么存在感,我甚至都记不清他们的名字。

  「嗯,但是你不同,你武功太烂了,江湖三流的水准,你潜进去没人会在意。」

  「那也不一定要找我啊?你可以随便找一个自己认识的人去做。」

  玉蝴蝶摇头道:「我认识的都是我的情人和敌人,这个任务我只能交给你去
做。」

  开什么玩笑,我才离家出走,姐姐都还没找到就要我回家?于是我果断拒绝
了:「我跟你又不熟,我凭什么帮你。」

  「你不帮的话……我就用银针把你麻痹,让你没有痛觉,然后再把你那活儿
给切了,当着你的面把你丫鬟给强了,让你受刺激却又无法勃起,直至流血至死。」
玉蝴蝶冷冷的说道。

  我擦,好恶毒的人。但见他表情严肃,仿佛不似玩笑,我只得奉承道:「一
定不负……玉蝴蝶大人所望。」

  「孺子可教,不过我也不会让你白干的,我现在收你为徒,传授你一些采花
诀窍如何?」玉蝴蝶笑眯眯的说道。

  「大可不必……你把你的易容术教给我就好。」毕竟我已经有一个华山师傅
了,再拜一个岂不是有违常伦?而且我也不想拜一个淫贼为师。

  玉蝴蝶闻言,哈哈大笑。「好小子,竟觊觎我的易容之术,但是易容术可不
是那么好学的,不仅要自幼学习缩骨功,还要把面部的犁骨、上下颌骨、鼻骨、
泪骨、颧骨都打碎,每次易容才方便塑型,很痛苦的……」

  玉蝴蝶说着,只见他往脸上按了几下,咔啦两声,样貌又变成了一个白脸书
生,但是他的脸似乎有几道淡红的血丝组成的断层,上面抹了粉,所以并不是很
明显,他看着我,继而说道:「而且学了易容术后会失去了原本样貌的十分之一
二,你天生俊貌,真的舍得吗?」

  我咽了口唾沫,当然舍不得啊,可一想到这个变态为了采花居然做出这么自
虐的事,我就由衷的钦佩不已。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